青春张家界:史诗一般的容颜在夜色里狂欢图

2020-10-18 08:58:50 来源: 旅游达人

  这个世界上,究竟有什么能够恒久?是以山为屏在天门上演的人狐爱恋?还是那埋藏在地域深处的化石?不经意间,它们化作了千万年的坚韧,被后世挖掘、观赏,遂陶醉在它那沧桑的史诗一般的容颜。

  漫步在索溪峪镇,夜色朦胧中可见两侧万山千水。一颗石头都显露出三千年湿漉漉的纯美。这个有月光的晚上,山睡了,世界泊在静谧之中,借着月光的,前来与索溪彻夜长谈。看不清她的楚楚容貌,却更能感受她的天生丽质。夜的纱巾,披挂起她的含蓄,如待嫁的闺阁女子。行过高云桥,偶尔鼓声徐徐,待所有远游的脚步回转伫立溪布街,伴随清脆与雄浑的韵律起舞,索溪河才在温柔的夜色中撩开了迷人的面纱。为整个武陵源平添了几许妩媚,几许灵气。

  有人说,没有人能娶走索溪,云可出岫,索溪却永远钟情峡谷。夜里的山谷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,峰林便扮了怪兽模样。它们都是来护卫索溪的。索溪的夜,只属于胆大的人;真正能探到夜里索溪至美的,过去没几人,现在,因为溪布街,你和他(她)就都有了这种幸运,就可能在沉醉的一夜狂欢里铭记她一生。

  《魅力湘西》呈现给我们的无疑是一席民俗的盛宴。那亮如白昼的灯光,恍如旷古而来的声音从天边响起,豪情狂野的火鼓表演拉开了演出的序幕。《梯玛神歌》、《鬼谷神功》、《神秘湘西古乐》、 《侗族合拢宴》……一幕接一幕款款走来,穿过历史的风尘,多了一份凝重。一幅幅山地民族的风俗画次第舒展,人们还可以领略到湘西北带有史诗性的节目——“土家婚俗哭嫁”的风采,它与湘西南侗家人的充满戏剧性的“抢”亲,可以说是相互辉映的古老婚俗的两朵奇葩。还有“茅古斯”,和可万人参加的摆手舞一样,相传为茹毛饮血时代的土家先民所创造的舞蹈。

  在张家界,像这样的节目,还有刚在首届中国国际文化旅游节上亮相哈利亚音乐厅的《烟雨张家界》。如同我们白日里走进张家界的溪谷丛林,那散发着古朴情韵的清芳始终环绕着。

  青春的张家界,要在夜色里狂欢,除了那几场演出盛宴,青春的荷尔蒙需要更新鲜更刺激的去处来挥发。那就去溪布街吧。比起张家界市区内依稀错落三四十余家酒吧,溪布街的美食街、溪布街的购物街、溪布街的酒吧街,都在夜色里挑逗着你,来吧,来吧,到这里来狂欢,忘却一切烦恼,此刻,这里便是天堂。

  因为张家界在历史上与我所在的城市同属“武陵”这个概念,每一座山的筋骨都相连着,早在它刚刚揭开神秘面纱的时候,我就去享受了它的原始与清幽。

  这么多年来,我不知陪朋友去了多少次张家界,对于初去那里的人来说,满眼都写满了惊奇。而我也许已产生审美疲劳,感觉张家界除了山就是山。前年去丽江时,那里的山远不能与张家界相媲美,甚至在白天会让人对丽江产生丝丝失望。然而,丽江是属于夜晚的,当夜色潜入丽江古城,丽江活了,丽江的每一个毛孔都有在喷射。这一切皆因有条酒吧街,五百米长的一条小溪仅两米来宽,两岸夹着两三层的木楼,欢乐就从那些楼里源源不断地放射出来,天南海北的游人,不管相识还是陌生,全部被歌声和欢笑声所浸泡。于是我想到张家界,如果张家界仅仅只有山,是不是显得单薄了些?

  近闻张家界也要丰满起来,建一条步行街叫溪布街。乍听这名字,便充满了土家味。溪布,是土家语,又名西兰卡普,是一种精美的土家族手工织锦,过去是土司献给皇室的贡品。既然取这么古朴的名字,这应该是一处有着鲜明民族特色的所在,比方有土家族生活展示区,让每个游人能在那里“过上”土家生活,包括做饭、腌菜、酿酒、织布、起居、婚嫁等,让游人找到回归的感觉。体验生活当然是短暂的,要把土家的生活带走,留下余味,得依赖于那些土特产和小吃,因此应有特产和小吃区。我并不主张将全国的小吃都汇集于此,游客来此,目的明确,就是冲着土家味来的,将土家风格展现得淋漓尽致就行,一句话,土就要土得彻底,切莫弄杂求全。溪布街是建在索溪边上的,索溪的水寂寞地流了亿万年,如果在溪上建酒吧,那些水一定会激动起来,试想月亮挂在山尖上的时候,你,或者我,与一群朋友在酒吧里喝酒唱歌,脚下是清澈的水,身边是殷勤的土家妹子,于不知不觉中沉醉,都市的喧嚣就真的远去了。

  只不过是早晨八点钟左右,黄金周的武陵源区广场已被情绪高涨的游客挤得水泄不通,大家挤在这青山翠绿之间,节日气氛是够热烈了。

  人群涌动中,妻持吾之手,在广场内四处闲走,观蓝靛蜡染,赏百态奇石,品可口小食,不亦乐乎。奈何暑气正浓,忙携妻进入山内,顿觉凉爽,游走于山间,颇有灵气。山势渐陡,愈觉气喘如牛。行至海拔千米处,已觉眼前一片白光,友人家七岁小孩儿却生气如常。谈笑间,牛毛细雨悄然来临。

  友人曰:小雨不足挂齿,潇洒散步于雨中。牛毛细雨片刻转为倾盆大雨,只见友人忽如鸟兽散,我等不禁狂笑伞下。雨后初霁,先是缥缈大雾,继而化为白云沉浮,群峰在无际的云海中时隐时现,如蓬莱仙岛,玉宇琼楼,置身其间,飘飘欲仙,有时云海涨过峰顶,然后以铺天盖地之势,飞滚直泻,化为云瀑,蔚为壮观。

  黄昏,与友人相坐金鞭溪畔,清风拂面,流水潺潺。望红日徐徐下落,似极常德咸蛋黄。口中感觉愈强烈,遂吆喝吃饭。驱车前往农家菜馆,野味野菜,满桌山珍尽收腹中。狂饕豪餮完毕,妻提议“不如寻一发呆之处?”。

  话落,一干人等竟互相呆望,与白天的风光如画、旖旎迷人相比,夜晚的武陵源区虽灯火辉映,却寻不到一处闹中取静之隅。倘若如四川的锦里、阳朔之西街,有青石板的,小桥流水,古旧的中式建筑,中式情调商品,加上霓虹灯、英文、酒吧、洋酒、露天咖啡桌,还有街头画家,组合成气息浓郁的艺术氛围,不更为张家界平添了一分浪漫?郁闷之余,吾等只得悻悻然返回酒店,开了一宿“方桌会议”,略觉遗憾。

  如果时过半年,某日,友人群内急呼:悉闻张家界新辟一条街,风情浓郁、古朴大气,可与阳朔西街媲美,愿出游否?顿觉心痒矣,回应:诺。

  有幸跟随各个团队走遍。见识过丽江高原雪山的空灵,对应着夜色如酒的丽江古城;桂林一水带山的灵动,滋润着阳朔西街的热情;重庆身在山城不见山的奇妙,衬托着独特的街。始终觉得那些山没有张家界的独特韵味,那些水没有张家界的别样风情。但是为什么独独只有张家界的夜如此沉静呢?湘西人的热情为何不能像土家米酒般流进每个游人的心?如今的张家界,如同一位沉睡的美丽女子,她的端庄圣洁虽然有欣赏价值,但终因一成不变的沉寂而难以令游人驻足。

  希望张家界有一条那样的街,民族风的建筑被索溪河围绕着,有悠然的山歌和群山应和着。有酒吧可以跳舞唱歌,有茶吧可以独坐一隅。街边会有各色土家美食小吃,土家姑娘、苗家妹子笑脸盈盈地捧着手里的美酒,邀请往来的游人品尝。冷了就披一条土家的西兰卡普,要是醉了,累了,就索性在这里的客栈住下,听索溪河从身边潺潺流过。享受这柔软悠闲的时光。这里有美景、有音乐、有美食、有闲情……

  第一次去张家界,是六年前的毕业旅行。一早进山,我们全程步行。走完黄狮寨,趟过金鞭溪,游遍天子山,已是满天星斗。水光山色,都悄悄沉进夜色。只剩那浓的、淡的影。

  期待着,期待挥洒的酒吧文化,期待能享受放心购物的惬意时光,向往悠然的客栈小憩。去的地方多了,自然会拿自己去过的地方同眼前的来作比较。如果张家界有一条那样的街,有浓郁的土苗风韵作底衬,自然比其他去处更令人期待。

  白天,去看张家界的山水,尽管是在画中走,尽管是在诗里游,但那些曲曲弯弯陡峻的山,那些峰林间缥缈的云雾山岚,那些雨中滴翠的茂林修竹,还有那似乎从云端里悠扬而来的缕缕歌声,让你耳目一新的同时,难免让你腿脚发酸、脖子生疼,让你多了一奔走的疲惫。

  这个时候,你下山来,张家界的夜晚已悄悄来临。月亮和星光洒在索溪峪的流水里,泛着波光的溪水银子一般流淌。你的面前有一条街,街灯灿若繁星,悠扬的乐声合着溪水流淌的声响牵引你的脚步。踏着你熟悉的某支曲子的音律,你随意走进一家客栈,有仙子般的女子前来问候,安顿你住进熏了香草的客房。

  设若你饿了,街市上汇聚了全国各地众多的美食。但只要来一碟张家界山溪里的小鱼小虾,一碟陶罐里的酸甜泡菜,再来一杯土家族家酿的米酒,微醺中看天幕上显影出白天游玩过的那些峰林远山,回想一看过的风景,旅途中的遇到的一些美事,你就会觉得无比的闲适与惬意。

  最好有水上酒吧,一走过去,看到溪水中那些迷幻的灯影,小桥、流水,音乐、烛光,啤酒、……几疑自己置身“天上宫阙”或异域他国。找一个灯影暗一点的座位,打一个榧子,服务生把酒送上来;如果觉得寂寞,邀来邻座的mm也很不错哦,灯下看美人,即便不说话,相视一笑,那酒喝来也比独酌更有感觉;说不定豪气一来,两人掷骰赌酒,又是别一番滋味了。有歌手在街边弹吉他或者拍手鼓,趁着酒兴,你也可以跟着吼上几嗓子,博游人一笑。

  然后到鬼谷祠去看民俗表演,上刀山、下火海,刀枪刺喉,腹卧钢叉……即便是寒冷的冬天,你也会被红红的篝火和热闹的民间味道感染得汗流满面。表演间隙,你还可以欣赏到充满苗风土韵的民族歌舞,你也可以参与进来,跟阿哥阿妹一起跳一曲摆手舞。然后,到街市上购买些别致的纪念品带给自己的亲人爱人和朋友。忽悠美女老板结局

   文章来源于弘易国际

上一篇:淘宝吃货大数据发布 网红美食增长超1200%

下一篇:重庆火锅加盟前十强